replyreload += , + 8147111;在澳洲我的朋友圈子里,有一个比较要好的朋友,也只有他今年决定不回国过年,让我和我老婆多少有点安慰,还有个朋友一起欢庆新年!
这个朋友在三个月前失恋了,一个月前他追到了一个女生,这个女生就成了我出轨的对象。在此,我有一个愿望,就是希望我的朋友不要看到这个帖子,可是我也很渴望看到他看到这个帖子的那个表情,愤怒、恼火……矛盾死了!
还是从这个朋友的女朋友说起吧!我和朋友都是双子座的,花心得很出名,可是,我跟老婆在一起这么久,有三年了吧!我从来沒有对別的女孩做过什么,因为我知道,我幹的老婆是中国近代歷史最后一个处女!
朋友的女朋友叫做……还是不要说名字吧!给她现起个名字叫做:娜。她不起眼,不起眼到让我第一次见到她不渴望下一次见到她!朋友把娜泡到手就要我们出来喝茶,那时候我礼貌性地跟我朋友说:「行啊!哥们儿,这么个美女就栽倒你手上了!」其实心里面想:不就是个上海人吗!(我从来沒有想到过我会喜欢上一个上海人!因为我妈妈曾跟我说过,上海的女生都很能算,很小气、很势利!)哈……我觉得自己好假!
沒有多久,我的幽默感让这个女生对我有了好感,因为我嘴巴比较花,而且比起我朋友,也就是每天见到娜都要幹十几次的朋友,要man多了!混熟了之后,这个女孩子就只出席有我在场的所有活动。一次去唱K的时候,娜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,朋友时不时地冲上去摸摸她的咪咪、亲亲她的脸,然后不安份地摸她的下体,娜全都毫不抗拒地接受。
一个角度,也就是这个角度,让我被这个上海女人的眼眉深深吸引住,然后深陷苦海,让我无法自拔地想着她。天啊!现在想想,我是不是疯了?上海女生啊……
她的胸很大,她的眼睛很漂亮,眼眉修辑得很有角度,让人有感觉,最起码是我的感觉,我的心突然会定格在她的眉宇之间,会不由得想看看她的双腿,修长、圆润。坐在斜对面的我,突然一种冲动,这个冲动也只停留在想的程度,我很想冲动地冲上去,咬着她的双唇,然后一只手捏着她的咪咪,另一只手就抓住她的手帮我手淫,然后用我的身体撑开她的大腿……
很淫秽的想法吧?不过我想得很High。我正想得很High的时候,她看了我一眼,娘的,太诱人了!
那天朋友们都散去了,就剩我们两家人,我们另找了个酒吧。进去之后,我老婆去厕所了,朋友去买酒了,就剩我和她两个人。(不要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独自高潮地淫想,我想这个女人也是,她也经常用一双放电的眼睛盯着我看,每次我都会被电到。沒错,她很成功!)
在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情况下,我故意靠近她,也用我为她勃起无数次的肉棒贴近她的大腿跟她说话。沒错,我就是揩她的油,要怪就怪周围的人太多了!沒办法,肉棒也太长了,偶尔的贴身是应该的,哈哈!
我每次贴近她,她都接受了,默默地感受我的靠近,从不反抗,也沒有跟朋友说,于是让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只要朋友不在她身边,我就会支开我老婆,用短暂的几分钟,搂搂她的腰、靠近她的脖子唿吸,然后用我三米电死人的眼睛勾引一下娜。每次,她都会用害羞的笑来回应我。我们开始了暧昧关系,彼此都知道,但是都不多说,或许都在等待某次的机会燃烧一下暧昧的激情。
后来,终于等到一次可以促进感情的机会,那天我们吃饭吃得太饱了,灵机一动之下,我们去了一个晚间游乐场。哈哈哈……我在暗爽,因为我朋友有恐高症,也害怕机动游戏,我只想说:You such agirl!!强行之下,朋友只玩了一个摩天轮,小型的,总高度不到三层楼高,之后,我和娜都对一个UFO飞船感兴趣,朋友不敢去,我老婆,想都不要想,女孩子家,所以,自然给我和娜创造了机会。
我们若无其事地去排队,看着我老婆和她老公走远了之后,我们继续我们沒完成的暧昧。在一个小笼子里面,我们开始了UFO式的近距离相拥,她控制不住失去了矜持,或许是我想多了,她可能真的是害怕。娜要求我:「灯星,你抱着我好不好?我怕!」她说完这句话,你说我能说不好吗?一万个愿意!
我搂着她的腰,好身材,够撩人的。我们随着UFO飞船的飞速旋转,无数次地近距离接触,我恨不得拉开我的裤链,脱下她的裤子,管它戴不戴套,管它怀孕不怀孕,幹了再说!可惜,我就是一个正人君子,不敢……只是随着风速,和着我脑袋淫想的快感,紧紧地搂着她,闻着她的脖子与耳垂肩的香味。
我真后悔,就这么近,我为什么不摸她的咪咪一下呢?那个奶子,娘的!现在想着,我真想打个飞机才再跟你们说下去。
飞船停了,我们的身体沒有停,转晕了的她靠在我肩膀上,我搂着她的腰,双手的位置在她背后,一只手放在她胸罩的扣结那里,另一只手其实已经放在她圆润的屁股上面,好想狠狠地捏她的屁股一下,然后趁她还转得头晕、毫无反抗能力的情况下,把她摁到墙角,来个凌空式做爱。
我向毛主席保证,我一定让她爽到比坐UFO飞船还要爽!最起码,比她老公强!真想让我磙烫的精液在她的子宫里打转。我真他妈的是个淫虫,我怎么可以连朋友的老婆都想上?我压抑住自己的慾望,搁浅了对娜的嚮往,大概有一周时间,死活不出门去见她。
我压抑着自己,一定要对自己的老婆好,于是,我狠狠地幹了我老婆几天,沒停的,只要一沒事我们就做爱,做爱,做爱……我让我老婆叫得很爽。老婆把我的后背给抓破了,那条裂痕的痛,就像一匹飞驰的骏马,被主人无情地鞭策。在我把精液射向老婆的时候,我好希望嘴里面含着的是娜的咪咪。
(我觉得现在看到这里的男人,都能感觉的到我内心的矛盾;或者看到这里的女人,都恨不得冲到澳洲来给我两巴掌。我只想说:来吧!女人们,我欣然接受所有女人给我的奖励,哪怕是一巴掌!我觉得自己真他妈的贱!)
经过一个星期不见面,我好多了,沒有这么想她了,跟老婆做爱的时候,顶多想像哪个明星,对娜的面容几近淡忘。我好坏啊!我还是不是人?是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我这样?希望不是,不然全世界的女人都会好惨的!随时都会成为男人淫想的对象。
这天,朋友突然来电话:「死鬼啊!这两天忙什么呢?」被朋友一问,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,难不成跟他说,我这些天基本上多数都在想你老婆?我也只能回答:「最近跟老婆沒事就在床上鬼混。」
朋友突如奇来一个好消息,我不敢想像,这些天他们忙着找房子,最后,应娜的要求,他们搬到我们家楼上。这不是给我的出轨铺路了吗?额地神啊!我的末日与未来!女人,这个给男人带来幸福与激情的尤物,女人啊!
我重新开始了幻想,想娜的奶子、高挺的臀部、紧绷在牛仔裤里的大腿,还有两腿间给我带来无数幻想的双唇!女人,给我带来无数感叹,给我带来无数欲望,真的想早晚见到娜,可惜我早就忘记她的面容。
沒错!我被她的身体吸引住了,依稀间我只记得她眉宇之间的诱惑,不知道她想不想我?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为什么不给我找她的藉口?搬近了,反而少了距离产生的美。
慾望寻求了机会,老婆的叔叔、阿姨邀请老婆去家里作客,我推托不去了。老婆跟我三年了,第一次在外面过夜,我也够郁闷的,朋友跟娜可能正在翻云覆雨地做爱,我一个人在家里,无聊死了!PS2到无敌、看看黄色网站……
这时,电话响了,娜的电话。在接这个电话之前,我决定,只要这个女人要求我出去,我就算沒有衣服,我穿个底裤也要出去;要是沒有鞋子,老子光着脚也要出去;要是沒钱,借钱也要跟这个女人出去。我一定是疯了!
摁了接听键,我用我公认富有磁性的声音问候了她,然后挂电话前的最后一句话是:「不了。谢谢!」
你们一定想问,这个女人到底要求了什么?坦白地说,她的确邀请我了!她说:「你老婆不在家,要不要上来一起吃饭?然后我看影碟,你们两个爷们儿在外面打游戏机吧!」
likenanji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復